当前位置:968810社会又有一个中国超级富豪被抓了,一手好牌打稀烂
又有一个中国超级富豪被抓了,一手好牌打稀烂
2022-10-03

这两年,南京“九二派”企业家集体水逆。

同在南京珠江路起家的杨宗义,比深陷债务危机的三胞集团袁亚非更惨,他没有熬过这个资本寒冬。2020年11月17日,杨宗义因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,被公安机关采取了强制措施。一代商业奇才,从公务员系统下海经商,到南京珠江路卖电脑配件起家,打造了南京民营企业排名前五,造就40亿个人财富的超级富豪——杨宗义,终于落幕了。他是如何白手起家?又如何走向毁灭?

1964年7月,杨宗义在南京的一个干部家庭出生。杨宗义的父亲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,跟着部队南下,来到南京成为了一名老干部。杨宗义的母亲是黄梅剧团的演员,当时父亲收入很高,家里有两个保姆,还有一个奶妈。可以说,杨宗义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。但是,家境优越的日子,并没有持续太久。

一场十年动乱的浩劫,将杨宗义一家从天堂打入地狱。杨宗义7岁那年,他的父亲被迫害致死;父亲走的时候,杨宗义连他的遗体都没有见到。生活的重担压到了母亲身上,5个小孩全靠她一人拉扯大。杨宗义也开始变得懂事,苦难磨砺了他的意志,一心想要改变命运,于是拼命读书。和同一个年代的企业家相比,杨宗义有着非常光鲜的学历,并不是那种没有文化洗脚上岸的企业家。

1984年,20岁的杨宗义从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,被分配到了南京市医药管理局的团委工作。进入仕途,杨宗义工作积极,两年就被调到南京市环保科研所,提拔成为了团委书记。那个时候,中国出现了出国留学热。作为进步青年,受此影响,也无心从政。为了出国,每天茶饭不思,走路都在背英文单词。为了考托福和GRE,一年的时间,他都没有去单位上班。

好不容易,他考过了,还拿到了匹兹堡大学的OFFER。但是,由于种种原因,他的留学之路并没有成行。被他荒废的单位,也回不去了。1990年,十万青年下海南淘金,26岁的杨宗义也辞去公职,想去分一杯羹。

但是,到了海南,杨宗义并没有找到太好的机会。作为一个大学生,下海干部,低级的工作他不愿意干,高级的工作他干不来。高不成低不就,不到一年的时间,他就卷了铺盖,准备坐飞机回南京,命运也就在此发生了转折。

在飞机上,闲来无事的杨宗义,和旁边的陌生人搭讪,问他是不是去南京。但那个陌生人有点清高,不屑于和他聊天;于是故意用英语说听不懂,戏弄他。谁知杨宗义考过托福,还背了不少单词,正好逮着一个说英语的。

于是,杨宗义也不害臊,将毕生的英语所学,全部倒出来和他交流。说了半天,陌生人一句也听不懂。陌生人对他说:你还是用中文和我说话吧。后来,杨宗义了解到,这是一名新加坡老板,1987年就来中国投资的第一批外商。这个老板看杨宗义会说英语,胆子也挺大,于是邀请他来公司上班。就这样,杨宗义回到南京,成为了新加坡老板在南京的销售员,负责销售电脑显示器。

从此,南京的大街小巷上,都能看到杨宗义给人送显示器的身影。没有做生意的经验,但杨宗义非常虚心好学,每次出门见客户,他都带着笔记本,客户一有什么建议,他就记在本子上。

四年下来,杨宗义记了一米多高的记事本,已经成长为一个经验老道的生意人。1995年,羽翼丰满的杨宗义,在南京珠江路电脑城里,租了一个20平米的门面,雇了三名员工。福中电脑正式成立,长期在一线做销售,杨宗义深知客户的痛点。

那个时候在电脑城配电脑,客户经常被宰,而且质量不可靠,假配件层出不穷。为了吸引客户,杨宗义打出了“福中电脑=3+3=福中电脑”的广告招牌,宣称零配件3年包换,后3年包修的服务政策。

那是一个“一招鲜吃遍天的年代”,同行都觉得杨宗义疯了,这么搞肯定亏死他,都等着看他笑话。谁知消费者趋之若鹜,福中电脑天天门庭若市,等同行们反应过来的时候,又对杨宗义恨之入骨,觉得他搞坏了行规。杨宗义则不为所动,到处宣传他的“3+3”政策,还一言不合就开“福中电脑3+3售后服务新闻发布会”,把竞争对手们气到吐血。

杨宗义创业第一年,就做了4000万;两年的时间,福中电脑就占据了珠江路60%的电脑市场,与袁亚非的三胞电脑,并驾齐驱。2001年开始,杨宗义带着福中电脑,开始走出江苏,在全国各地开出了200多家特许加盟店。

高峰时期,福中电脑员工达1000多人,年销售额达到了10个亿。随着电脑利润下滑,杨宗义个人事业的成功,他不再满足于只做电脑销售。多元化,成为了不少成功老板的选择;而败局,往往也是从这个埋下伏笔。

2003年之前,杨宗义做生意,全部靠自有资金运转,没有借过银行一分钱,可谓是有多大能耐,做多大的生意。但身边的企业家,都开始借鸡生蛋,借别人的钱,赚自己的钱。杨宗义也改变了以往的经营思路,开始借贷搞多元化,他斥资上亿元,买下了南京新街口原金都大酒店,并将其改造为福中数码港,试水地产行业。慢慢地,杨宗义体会到了资本在企业运作中的妙处。

那个时候,杨宗义经常对外说:产品是最低层次,品牌是较高层次,资本运作才是最高层次。此后,杨宗义在最高层次的路上高歌猛进。杨宗义收购南京市科技局下属的南京市新科技应用研究所,开展医用微波技术研究,进入健康领域。

南京的玄武区、江宁区和浦口区,都有杨宗义开发的工业园区,大举进军商业地产。杨宗义工作也非常努力,一年365天,只是春节休息4天,其它时间要么开会,要么出差。杨宗义不仅自己拼命,也逼着公司高管和员工拼命,经常晚上开会,开到三更半夜,高管们也苦不堪言。

拼命的工作,带来的企业快速发展,和个人的极大成功。作为成功人士,杨宗义也偶尔做起慈善,还回报母校,在南京大学捐了一栋杨宗义楼,耗资3000万元。

2014年,一直做IT连锁线下经营的杨宗义,蓦然发现淘宝、京东线上崛起,知道自己错过了消费互联网的时代。为了追上互联网时代的步伐,一个叫产业互联网的概念悄然兴起,杨宗义觉得这是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。于是,50岁的杨宗义,开始了二次创业,跑市场、做调研,一个叫小6水产网的生鲜互联网公司应运而生。

杨宗义发现,互联网改造了很多行业,但唯独水产交易还处于原始状态,与时代发展不匹配。而杨宗义的愿景,就是要通过大数据、云计算和人工智能,来打造水产生态供应链平台,减少中间环节,让农民多赚钱,让客户少花钱。可以说,杨宗义很有远见,现在火得一塌糊涂的社区生鲜和社区团购,就是一个加强版的小6水产网。互联网行业就是这样,一个生意早一步就得死,而早半步就刚刚好。

杨宗义的想法提得太早,那个时候,这是一门不赚钱的生意。相反,还需要大量的投入。小6水产网把摊子铺得很大,全国各地成立分公司,然后要想把当地的水产交易商,转到网上,这是一笔无比巨大的投入。杨宗义的原有资本,完全不够这种烧钱模式。但与袁亚非入主上市公司不同,杨宗义始终没有手段拿到资本市场的入场券,靠自有资金和银行借贷,已经独木难支。

为了解决资金问题,杨宗义成立了江苏福信财富,让一个叫夏卫国的男子,作为实控人站在台前,自己躲在后面。从2017年开始,杨宗义通过福信财富,发布高息理财产品,从民间借贷。杨宗义也知道这是一步险棋,借旧还新,入不敷出,无异于玩火自焚。也是从2017年开始,杨宗义开始陷入民间借贷纠纷,时常有官司缠身。

但那几年,正是杨宗义的高光时刻,连续几年以40亿身家进入富豪榜,他的福中集团也连年在南京排名靠前。光鲜靓丽的背后,早已千疮百孔,杨宗义早已负债累累。福中集团的总部,也时常有人上门讨债。员工的工资,也是经常拖欠,有的时候,根本就发不出来,员工们更是怨声载道。甚至连杨宗义订机票的钱,也是骗供应商垫付,然后还不上。

身处旋涡,压力巨大的杨宗义,性情大变。他不再是一个高学历的谦谦君子,也不再像一个受人尊敬的企业家,经常发脾气,满口生殖器问候员工家人。他还是拼命工作,但总不得其法,半夜把高管们拉来开会,除了骂人,却没有主题和思路。就这样,杨宗义和福中集团,苦苦支撑了几年。终于在2020年11月,杨宗义被立案调查,身陷囹圄。

杨宗义出生于高干家庭,享受过优渥的生活,也受过生活的苦。他也曾是一个有梦想的有志青年,含辛茹苦考上大学,筚路蓝缕创业,也收获了巨大的成功。但一个时代里面,有的人获得了成功,并不代表下一个时代他还能成功。

杨宗义显然很有抱负,想在下一个时代再次腾飞。但是,只有时代下的人的成功,没有成功人的时代。杨宗义在传统IT行业成功了,却在并不擅长的互联网行业倒下了。而触碰民间借贷,进行非法吸储,无疑是加速其倒下最后一根稻草。

倘若杨宗义能够快速自我否定,迅速认赔离场,而不是一心豪赌,或许不至于获得牢狱之灾。原本一个商业奇才的成功喜剧,最终演绎成了悲剧,一手好牌打得稀烂,真是让人唏嘘!